点赞改革开放四十年丨从摇把子到互联网

2018-09-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

雅江县工作的三十多年里,许多岁月难以忘怀,1993年6月19日就是其中之一。那天,雅江县委、县政府领导、州邮电局政治部主任和县邮电局领导、工程技术人员以及职工代表欢聚在县邮电局会议室,欢庆引进日本产C-23纵横制1000门自动电话交换机集装箱,完成安装、调试、线路改割。1993年6月18日上午8时,雅江县城内开通市内自动电话,告别摇把子电话。

在此之前,在雅江城内打电话,先摇总机,由总机接转有关单位。有时总机被单位和区乡摇来的电话爆满,摇了很久也很难抢到通话机会。1987年前,已经两次搬迁的中学距县城两公里多,住在城里的老师和学生因病因事急需请假,在机关单位摇总机,总机接通中学管摇把子电话机的勤杂工,勤杂工找校长、教导主任或班主任接电话,找了一大圈,总机转来的电话又断了,十分扫兴。机关单位的职工家属或家长只好步行两公里多到学校请假。县级机关有事要通知各区乡先摇总机,总机接区乡,通往四区的麻郎错乡、二区的八衣绒乡、三区的恶古乡、波斯河乡,共用一对电话线,摇麻郎错乡摇一次,摇八衣绒乡摇两次,摇恶古乡摇三次,摇波斯河乡摇四次,不是自己的电话自觉不接,也不偷听他人通话。一个姓何的藏族巡线员,经常冒着酷暑雨雪背着口粮被盖巡线,遇到狂风吹倒电杆或因其他原因断线,几个乡都无法通话。三区的牙衣河乡没有架通电话线,有急事只能派人从波斯河步行两天路程送信到牙衣河,有关江中堂村的急信,则由牙衣河再派人步行一天路程送到江中堂。1984年,江中堂有两个初中毕业生参加中考取得优良成绩,上了体检分数线得到人工送到的信息十分高兴,不分昼夜往县医院赶路,双脚打起血泡人困到极点参加体检,二人才被中专学校录取。

想起这些往事,心里不是滋味。庆祝会安排我作为用户代表发言,我激动的感到甩掉摇把子,开通市内自动电话标志着雅江通讯上了新台阶,是雅江通讯史上的重大飞跃。通讯技术革命,必然涌来大量的科技信息、市场信息、价格信息和人才信息,促进经济快速发展。于是我代表广大用户郑重表示,用实际行动爱护通讯线路、维护通讯设施、珍惜来之不易的雅江这个偏远小城市内用上自动电话机。希进一步将自动电话并入全国直播网,使用户直播康定、成都、北京、上海、深圳……

庆祝会后仅过了3年,日本产1000门便换为上海贝尔S1240数字程控2000门交换机,实现国内外直拨,雅江人也有了顺风耳、千里眼。雅江城区不仅有了有线的自动电话,1997年还开通48户无线手机寻呼(BB机)业务。1998年,架设从县城至三道桥村5杆千米电缆线路,为三道桥、八角楼安装农村电话50多部;开通呷拉乡程控电话40门。1999年,最边远的牙衣河乡也通了电话。

2001年2月23日8时9分,雅江县波斯河乡下日村继2月14日发生里氏5.0级地震后又发生6.0级地震,波及到周边康定、九龙、理塘、稻城等县的部分乡村,造成比较严重的灾害。地震后,雅江县城通往恶古乡、波斯河乡的交通受阻、通讯中断,真是急煞人。当天下午,州政府一名副州长、军分区一名副司令员带工作组到雅江灾区指导救灾,他们用手机向上级汇报灾情。

经打听,他们的手机通过卫星传信,我当时在格西卡协助转运救灾物资,因崇山峻岭阻断,手机根本用不上,对“互联星空”羡慕得不得了。当年,雅江电信分公司在开展救灾活动中以互联宽带接入中心的ADSL业务为重点,开展“互联星空”业务,引导163、169上网用户分流转网用宽带。是年还利用农话明线为普巴绒、呷拉、瓦多、八角楼、米龙、麻郎错等乡和50K道班、80K兵站、135K兵站开动直拨电话。2002年,雅江宽带上网5户,逐年发展,到2005年底宽带上网已达400户。2003年,雅江开展实施“电信村村通工程”,11月,县城及县城附近的城厢、本达宗、三道桥等村开通小灵通。2004年9月,布放680米光缆、3.5千米电缆、安装4个基站,完成拔海4000多米的纯牧业乡——红龙乡小灵通架设工程;11月,布放680米光缆、2千米电缆,安装三个基站,完成八角楼乡日基村小灵通架设工程。2005年,开通呷拉乡及雅砻江与鲜水河交汇处的两河口龙头水库电站各村寨、单位、80K兵站及周边的道班、油库、麻格宗村、八角楼乡及八角楼村、米日村的小灵通,年底共建小灵通基站61个。全县乡村的通讯大为改善。

在发展电信的同时,雅江县也发展移动通信。2002年,在国道318线东俄洛至巴塘段72K建移动通信基站1个。移动网络覆盖面扩大到县城至东巴公路70K沿线,业务种类由单一的语音业务发展到WAP(上网)、语音短信、留言、GPRS无线上网等。2004年8月,启动“农村移动通信扶贫工程”,开展康定县(今康定市)新都桥镇经雅江至理塘县的光纤敷设和移动通信基站的勘测工作。2004年8月至2005年11月,建成祝桑乡、八角楼乡、日基村、三道桥村、日斗沟村、森林武警驻地、呷拉乡、西地村、两河口电站、西运站、西俄洛乡、柯拉村、红龙乡、牙根电站、瓦多乡等15个移动通信基站;建成恶古、波斯河、牙衣河、八衣绒、米龙、木绒、德差等7个卫星电话站,全县17个乡镇全部通了电话,完成省政府提出的“农村移动通信扶贫工程”建设任务,全县城乡包括偏僻的江中堂、德差等地都逐步用上了移动电话,真是如古人所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本世纪初,我退休定居双流,过着仓廪实、衣食足的恬静从容、悠哉游哉的生活。不幸,2008年中风偏瘫,重到高原不可企及,与麻将为伴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我的儿孙和过去的学生便教我淘汰老年手机用智能手机玩微信。不玩则已,一玩才发现又到了一个新的境地,上麻将桌的兴趣也淡化了。每天早上开机便收到先前的同事、同学和远方的亲友问候早安,晚间入睡前又互道晚安,温馨甜蜜。闲时还同雅江的老朋友、老同事以及居北京、上海、重庆、海南、拉萨、成都、康定、西昌、自贡等地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进行可视聊天,用手机给亲朋可视介绍住宅室内的陈设和住宅外绿树成荫的环境,彼此未曾见面胜似见面,尽情谈心,可爽啦!不仅实现了重回雅江梦,而且,漫游了许多景仰之地,浏览了许多人间春色。

我这个玩微信的小学生启蒙后才知道我的手机还有许多功能根本就没有派上用场,不只是通信还有购物、打的、金融……甚至在餐厅用餐、在面馆吃小面也无需带现钞,手机都可以代办,真是一机在手百事可为。

当我还在学着探索发挥手机功能作用时,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又提出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不仅互联网移动了、泛在了、应用于传统行业了,加入了无所不在的创新,推动了知识社会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特点的创新2.0,改变了生产生活方式,引领了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常态”。网络时代使时空界限越来越模糊,“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在“地球村”里成为现实。古人认为“千里江陵一日还”便快得不得了,而今的信息流哪要“一日”,分秒之间就流了许许多多。物流也快,早上在雅江山上采挖的松茸,入夜便进入日本市场。当然在我的手机里也时不时弹出一些低级庸俗的“段子”、唯恐天下不乱的误导评论和活灵活现造谣的“特大新闻”, 头脑要清醒,不可乱跟贴。有时,一家人好不容易相聚,却各自抱着手机玩得不亦乐乎,只有老太婆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烹煮儿孙喜欢的菜肴,饭后儿孙又各自抱着手机玩,杯盘碗碟留给老太婆洗涮,心里感到这也有些不大愉快。

而今,雅江的互联网加茶马古道旅游,加雅砻江、鲜水河、霍曲河水力资源开发,加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加松茸等野生食用菌开发,加教育卫生为主的精准扶贫……,“互联网+”使偏僻的高原乡村也逐步融入物联网、云计算、社会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潮流。

年轻时给学生讲课曾多次强调“学习无止境”,到如今七十多岁了才感到对“活到老学到老”理解肤浅,自己在日新月异的时代面前落伍了。重学习近平同志一年多前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很受鞭策和鼓舞,决心急起直追,把微不足道的余热,用于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尽力使自己缩小与地区之间、人群之间的信息鸿沟,是以小文《从摇把子到互联网》话今昔,为伟大的中国梦点赞!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0532-86762222
售后服务热线
1825429118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