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晨曦/台北报导】
为纪念联合国社会正义日与二二八事件,联合国/NGO世界公民总会、法税联盟等25个民间团体,2月26日于台大应力馆国际会议厅共同举办「二二八公权力滥用之反思」研讨会,财经刑法研究学会理事长陈志龙教授以「对抗社会不正义的运动」为题表示,延宕25年的太极门案没有一部分是真的,就是为了要整肃,为了权力的滥用,伪造1980位自救会假成员及31亿元的虚伪金额,整个都是假的。试院考试委员暨中华政府与公共事务学会理事长黄锦堂表示,在法治国家对人民不利且重大的课税行政处分,竟然能够还摆在那边,是令人难以忍受的!

前司法院官暨副院长城仲模表示,正义为何重要?在美国宪法前言第二句话明言,要树立公平正义的司法制度,而人性尊严是比宪法还要高的层次,尤其是战胜国对战败国的要求,是最高境界。所以在德国的宪法基本法第一条、义大利宪法第二条、日本宪法第十三条都明确地写下人性尊严,一定要遵守。城仲模强调很喜欢参加这样的论坛,因为这是讲公平正义的地方,在座每位都是正义之士,都是正义之声,讲真正正义的话,每一位都是满腔热血,希望让国家更好。

陈志龙表示,社会的不正义最主要就是公权力,所以在228、白色恐怖、太极门案、陈青旭案及其他案件,都可以看出来加害人的定位就是社会的不正义。而最高法院,不是法院,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司法的不正义才会有滥权追诉、枉法裁判、违法徵收这些问题,法律形同具文。

陈志龙告诫司法人「一真破万假」,对于你的老师对于你的同学,对于你的长官,其实都要用所谓真来审查,如果他不是真,根本就不应该服从他,也不应该丧失自我,所以919竹北事件很多是假的,现在不起诉,因为也不能够再玩下去,太极门案加害人侯宽仁检察官躲在后面,现在却继续玩,最后会丢掉政权。延宕25年的太极门案没有一部分是真的,真的就是为了要整肃,真的就是为了权力的滥用,伪造1980位自救会假成员及31亿元的虚伪金额,整个都是假的,要用归谬法找出荒谬点,对公权力的加以平反。陈志龙分析解决太极门假案可以解决,也可以行政、司法、立法解决。

前台南县长暨大员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苏焕智表示,要如何来纪念法税228呢?他建议去包围财政部,请财政部依照行政程序法第128条把太极门81年度的税单撤销,也要求国有财产署撤销承受强制执行的财产归还给太极门。目前立法院已经有修宪委员会,值此关键时刻,苏焕智建议应该废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司法院,为何这些法官都是听话的?因为司法院控制整个法官的考绩、升迁、任用,应改由立法院的司法委员会来对法官考绩、升迁、任用,并且在普通法院外设立行政法院也不合理,行政法院法官全部变成驳回法官,他认为应该要废掉行政法院直接併入普通法院。

黄锦堂表示,如果我们对二二八有一个省思,非常重要的省思,任何历史性的悲剧,都应该有一个宏观与微观的角度合在一起看,太极门冤案绝对的明显,包括刑事判决无罪确定、监察院的纠正、教育部也表示不是补习班、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422号判决,再加上后续国税局更正处分为零等等,简单讲因为相同的案件有5个年度与敬师礼有关的税单都已经归零了,事实相同的一个年度为什幺没有归零?所以这在法治国家,尤其对人民不利的课税行政处分,而且是重大的,竟然能够还摆在那边,是难以忍受的!而且是在当今各个条件进步下所做,竟然就卡在二十几年前的一个判决,动弹不得。

黄锦堂认为要反省时代性、当时时代的落后性。当然我们主张国税局应该撤销,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条、128条程序重开,撤销课税处分。而行政程序法也讲到和解契约,他引述德国法的见解,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只要有不确定性,导致产生大的成本等来处理,而且处理后也不见得的解决,可以藉由双方相互的让步,来达成和解的契约。黄锦堂表示 :「这个案件早晚是胜利的,因为我们跟公理正义走在一起。」

图一:前司法院官暨副院长城仲模表示,正义为何重要?在美国宪法前言第二句话明言,要树立公平正义的司法制度。
图二:财经刑法研究学会理事长陈志龙教授以「对抗社会不正义的运动」为题表示,延宕25年的太极门案没有一部分是真的,整个都是假的。
图三:前台南县长暨大员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苏焕智建议废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司法院。


【更多新闻】

学者呼吁订立「法税威权」转型正义条例大二生:面对可怕的税制黑洞 良心教育是关键青年疾呼:立即平反案件 实践社会正义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