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创作 >

坚持:后劲反五轻的未竟之路


本书特色
由「后劲社会福利基金会」、「地球公民基金会」与「透南风工作室」三方合作书写而成。
过去对于后劲已有许多学术着作的书写,包括对反五轻运动的反省分析,或是介绍当地的建筑人文特色。然而,学术性的着作不易阅读,有些研究调查甚至是为者说话。
面对有行政权的国家机器,以及拥有庞大资本的石化业,期望藉此三方合作的书写,传达后劲人在这近三十年「坚持」行动背后真切的心念与韧性,也期待人民能勇敢坚持。

书摘》坚持:后劲反五轻的未竟之路

他们说半屏山上曾经有一头会预报气象的老山羌;
他们说从前的后劲溪真的可以摸蜊仔兼洗裤;
曾经依山傍水美好的后劲社,因着中油轻油裂解厂的设置,全改变了模样⋯

中油1968年在后劲设置第一座轻油裂解厂(简称「一轻」),1975年设置二轻,随着油厂运作生产各种油料及石化原料,后劲地区的污染噩梦也正式的展开,炼油厂日日夜夜轰隆隆的噪音让孩子们半夜不得安眠,后劲的一切都蒙上了厚黑的油污,1983年5月,居民陈苏罔渡老婆婆在自家三合院点蚊香竟然引发油气而身受重伤!这样严重的污染问题,致使政府在1987年6月宣布要再兴建第五座轻油裂解厂时,后劲人长期以来所累积的新仇加旧恨开始风起云涌,终于在当年7月爆发环保与社会运动中最着名的「后劲反五轻」运动。

这一反,让后劲人坚持展开了长达三年日夜不歇的围厂抗争,有人不惜为此抛下事业、割捨情爱,甚至神明也数次连续「立筊」示意反五轻,创下至今仍无人能打破的最长抗争纪录,其钢铁般的意志,让即使是宋江阵的兵器,也成为后劲人与军警对决的利器。

1990年5月,后劲举行全国第一次公投—五轻公投,有60.8%居民表达反对兴建的立场,然而同年9月,当时的行政院长郝柏村挟优势警力戒护宣布五轻开工,在强大的国家机器压力之下,后劲居民接受回馈基金以及25年后迁厂等建厂条件,自1994年开始,五轻正式开始运作。

此后,后劲人随着政府与中油迁厂的承诺,看似静默等待了25年,然而这样的静默其实是压抑着满腔热血与期盼的静默。在后劲夜市边,高高的竖立着一大块醒目亮眼的 LED 大看板,看板上的阿拉伯数字每天都在倒数计时,提醒着往来的车辆与行人:中油迁厂的日子就快来临;在整个后劲社区的道路两旁遍布写着「中油104年迁厂 / 坚决政府落实」红绿色相间的旗帜,这些旗帜只要破旧了,后劲社会福利基金会马上就会派员更换,从这样展现在实际形式上的宣示作法,我们很容易就感受到后劲人其实从来没有静默。

他们说,中油一定要迁,我这世人若无看到中油迁离开后劲,我不愿死!

他们说,不用担心我的身体,你看我的小孙女这幺可爱,我答应她们在中油迁厂之后,要带她们去坐在厂区的草坪上,一起看半屏山上的星星!


2015年12月正是政府与中油兑现迁厂承诺的期限,后劲人近30年来坚持着一贯的理想值得肃然起敬,反五轻运动不只是后劲居民抵抗石化污染的故事,更是人民为了守护环境,槓上主流经济发展的经典案例。《坚持-后劲反五轻的未竟之路》一书的出版,正是为了纪录这些年来反五轻运动的始末,与书写后劲居民为着守护家园打拼的动人故事,更也是后劲人对于故乡记忆的回顾。

2015年12月31日中油高雄炼油厂关厂,25年的等待已将抵达终点,但为何说这是「未竟之路」?!

因为后劲人期盼的,是高雄炼油厂不只迁厂,而是确定完全关闭;后劲人期盼的,是这块全国最大的污染厂址未来成为高雄之肺;这是后劲反五轻未竟的最后一哩路,盼您一起同行。



回顾这28年来长达将近三代人的艰辛抗争,令人百感交集,真的是抗战胜利得来不易。图为28年前后劲居民北上,将经济部团团围住的历史画面。(原载于民报《反五轻28年抗战胜利 高雄炼油厂今晚熄灯关厂》一文/邱万兴提供)
后劲反五轻居民与团体元旦前往中油检查油槽。(照片/李根政脸书)
【延伸阅读】
反五轻28年抗战胜利 高雄炼油厂今晚熄灯关厂
反五轻未竟之路!专访李根政:盼进入国会成为关键少数
后劲反五轻还没「终结」?郝伯伯「该出来讲讲话」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