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创作 >

兄弟反目、叛国通敌的悲剧,皆由一位美丽的女子而起……《白虎之咒前传:王子的婚约》

兄弟反目、叛国通敌的悲剧,皆由一位美丽的女子而起……

美丽的叶苏拜,从小生活在父亲权威的影下。父亲罗克什表面上是军事将领,实际上是巫师,藉由身上佩戴的残缺达门符片获得法力。在叶苏拜十六岁生日的宴会上,邻国的君主、王子纷纷被她吸引,唯独一位年轻人对她不感兴趣。但叶苏拜对年轻人一见倾心,打听到他是正在与罗克什交战的罗札朗王国的二王子,季山。

罗克什与季山密会,希望季山说服他的大哥帝岚娶叶苏拜,让双方结为同盟。罗札朗的王室同意考虑这桩联姻,但叶苏拜竟随身带着一把刀与毒药来到罗札朗拜访……

季山与叶苏拜朝夕相处,两人感情渐深。而帝岚亦是无懈可击的男子,也善待叶苏拜,但她已爱上季山;不知情的帝岚,签署婚约,并经常向叶苏拜表达爱意……面对两个深爱她的男子,叶苏拜该如何抉择?季山为了得到所爱,将会与罗克什达成什幺交易?一旦帝岚得知这桩婚约的,他还能继续爱着叶苏拜吗?

本书为广受读者喜爱的《白虎之咒系列》的前传,藉由一个充满谋的婚约,描述帝岚、季山、叶苏拜的情感纠葛;并阐述奇幻的白虎世界中,善恶大战的背景。


 

大部分的小女孩都会期盼父亲返家的一刻,叶苏拜则不,她一听到宣告父亲抵达的钟声,心头便被恐惧紧揪,停止呼吸。

儘管如此,服侍这个家族的人,都没发现小女孩快怕死了。大家眼中只见到一名穿着上等丝绸的小公主,她那对颜色美豔异常的紫色明眸,配上浓密乌黑的睫毛,嵌在一张瓜子脸上,任何铁石心肠的人都会为之融化。外表看来,叶苏拜沉静温婉,有若山中平静无波的湖泊。她身上看不出一丝精明与神祕,叶苏拜的仪态全然没有父亲的影子。

除此之外,这个家族的近侍,无人敢冒风险,私窃谈论主人去世的妻子是否可能红杏出墙。没有人会那幺愚蠢,但他们难免做如是想。大家都在怀疑,如此的人,怎会生出如此稀世珍玉。其中疑虑最深者,莫过于叶苏拜深爱的奶妈伊莎了。

女僕伊莎几乎是在主人的妻子俞瓦蕦刚去世时,便被召来的。事实上,伊莎跟帮俞瓦蕦接生的产婆素来交好,但俞瓦蕦产下宝宝不久后,便不幸离世了,紧接着产婆神祕失蹤,伊莎被聘为奶娘。她与小女婴被流放到远方小国布里南的一座华宅里。

布里南曾是一处和平安乐的居地,国王年纪老迈,是没有野心的仁君。大部分居民都是牧人与农民,规模适足以防卫偶发的群众滋事或酒醉。那里曾是一处安居之地。

如今布里南被一名新的军事将领控制了,此人就是聘用伊莎的男子。这个人心性毒,十分险。他表面上笑容可掬,对国王极为恭敬,但每次他一走近,伊莎便得拚命忍抑,不出声地祈求神明将这恶人赶开。她的雇主是她所有认识的人当中最教她畏惧的人。

伊莎怀疑宝宝的父亲对他妻子下了毒手;看他造访育婴房时的模样,令她疑虑更深。伊莎常在走入房间时,发现主人满面憎恶地俯望宝宝。伊莎只能怯懦地绞着手,半隐住身子在门口等,同时默声祈愿她深爱的小女孩不会做出激怒她父亲的事。

主人离开后,伊莎便鬆了一大口气,感谢老天让孩子在沉睡中度过灾难,可是在主人每次探访后,伊莎发现小女孩其实早醒了,用水汪汪的眼睛瞪着父亲刚才所在的地方。宝宝细小的四肢静躺不动,身上的毯子仍紧裹着。

后来,因为宝宝的父亲常出现,伊莎希望小女孩能展现出更多的感情;事实上,她经常怀疑孩子的个性是不是有问题。叶苏拜不是无礼的孩子,她完全不会不守规矩,只是天性十分严谨。

叶苏拜不像其他孩子那样玩耍,不做白日梦或玩玩具,她只会把玩具摆到光线最好的地方展示。她极少露出笑容,虽然相貌绝美,大部分人仅当她是个漂亮娃娃。只有伊莎能感受到孩子表相之下的深沉感受。

随着孩子长大,叶苏拜父亲也较少来访了,他大部分时间丢下女儿一人,唯有在政坛聚会及派对时,才拉她出去。孩子的绝世美色似乎颇令父亲自豪,尤其女儿的美貌又获得国王的讚赏。叶苏拜随父亲周旋于之间,甚至应父亲要求牵他的手;除非别人对她说话,否则便不出声,即使开口,也极为客气、有教养,这位完美公主以娴静的天性,迷倒所有见到她的人。

叶苏拜的父亲虽然利用女儿,对她却没半句好话,且转过身便尽快甩开她。女孩只有在伊莎的怀抱中,才得以放鬆肩膀,慢慢闭上美丽的眸子。伊莎将轻若羽毛的孩子抱到上,她不只一次怀疑,叶苏拜其实是个困陷在女孩身体里的超龄聪明女子。

叶苏拜八岁时,她父亲异常兴奋地出门远行,眼中的精光令人生畏。伊莎暗自希望,无论他为何离开,最好就此不归,可惜他与往常一样又回来了,伊莎忧心地等待后果。如果主人这趟旅程顺利,便会叫僕人送上一箱箱的鲜花;若是不顺,就会亲自来找叶苏拜。伊莎很快就知道今天是哪一种情况了。

伊莎匆匆进入房间时,看到心爱的小女孩僵立着,呆瞪门口。女孩拉起伊莎的手轻轻握着,紫色的眼睛眨了一下、两下,然后抬头看着年迈的女僕,嘴角微微一扬,表示感激伊莎的到来。

叶苏拜小心翼翼地用紫色围巾盖住及腰的长髮,伊莎则在已十分简陋的房中四处张罗,把桌上堆叠的书往下挪一吋、擦掉冷水瓶上的水珠、将毯子拉平、把几个垫枕拍鬆。

她们听到走廊传来沉重的靴子声,叶苏拜火速用围巾蒙住脸,仅露出一对漂亮的明眸。伊莎退到房间侧边的影里,咬牙準备保护孩子,又窃自希望不会有那种必要。伊莎虽希望自己能坚强地对抗,不过看到成熟的小女孩能自己应付父亲时,伊莎总会鬆口气,并因此感到罪恶。

总有一天,她心想,总有一天,我会无所畏惧地站到她身边。

但伊莎并未无所畏惧地站到叶苏拜身边,至少不是立即去做。当女孩的父亲走进房间,指尖爆响发出魔力时,女孩和老妇都知道,当天的造访带来的不会是花朵,而是荆棘。当叶苏拜对父亲行屈膝礼,按父亲意思微微垂下眼帘时,他出手了─先是用蓄积在双臂上的能量,继之挥出老拳。

珍贵的丝绸在火焰中翻扬,成块的壁石被炸开,撞飞到对墙上。娃娃精緻的蜡製面庞融成一堆堆的蜡液。当肢体尚无法消除他的愤怒时,他终于转向他的女儿了。

叶苏拜勇敢地站在父亲面前,平静地低着头;他则对想得而不可得事愤恨不已─彷彿有一名他渴望得到,却对他不顾一屑的女子。他嫌叶苏拜胆小怯弱,恨她不是他殷殷切盼的儿子。

他像头狂怒的公牛,手背先往后一扬,再往前奋力甩了叶苏拜一巴掌,叶苏拜纤细的身体应声飞起,掌风掀起她的面纱,扑在她的髮上。叶苏拜重重摔在墙面,然后缓缓滑下来瘫软在地上。小女孩动也不动地躺着,破碎的躯体如被粗暴扔弃的娃娃般,了无生气地垂挂在凹凸不平的碎石上。

伊莎发出惊叫,冲到那怪物面前,却被折断一条腿、掐破气管。她两眼发黑、浑身瘀紫。她的宝贝死了,伊莎知道自己很快将与她相会

男人走后,伊莎在一片静谧中醒来时,痛楚刺着她的四肢,在她眼皮底下撞击。伊莎感到有人焦急地踫触她的手臂。是叶苏拜,女孩还活着。

她正用温柔的手指,轻抚她心爱的奶娘,温暖的麻痒减缓在伊莎四肢中奔窜的痛楚。几个小时过去了,伊莎逐渐复原,她思忖主人咆哮时所透露的玄机,想是最近无法渗透某邻国而大发。他尖声喊说护身符是他的,若必须克服千军万敌,才能逮到年轻的王子,他绝不手软。

主人痛殴女儿,说她半分不值,跟她母亲一样没用,像他如此强大的男人,需要一名坚毅的女子相伴。他说他真希望在俞瓦蕦为他生出这个只会哭、令人生厌的女儿前,就把她宰了。

伊莎默默躺着,叶苏拜的疗癒触摸,让她身体、脸上的瘀肿渐消。但漂亮脸蛋被父亲戒指刮得斑斑血痕的小女孩,却不断啜泣着轻声道歉,说她没办法帮奶妈医治她的腿伤。没关係的,伊莎能复原到这样就够了。

此后,这只跛足总会让伊莎提醒自己,要坚强地对抗。知道自己终究能鼓足勇气,捍卫自己的宝贝,令伊莎颇感自豪。那天她虽然英勇,但伊莎对未来仍感充满恐惧。主人若是知道她们没死,会怎幺做?

在那个充满痛苦悲伤的日子里,伊莎恍悟两件非常重要的事。

第一,那个做父亲的会使用毒魔法,但这份法力不知何故遗传给女儿了。其次,叶苏拜的父亲确实杀害他的妻子,且再度杀人亦不会手软。伊莎以前便怀疑他是恶魔了,现在伊莎知道,他能干出更可怕的事。更可怕许多的事。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