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创作 >

经典是一面镜子

一个民族的奋起总要靠点傻劲,把青春岁月花在啃读经典上,或许也是以蓄积目标引燃生命的火种。

文/郭重兴

《年少时代》是一部很特别的电影,拍了十二年,从主角梅森还是个十岁小孩开始,一直演到他十八岁,大学生活的第一天为止。导演的企图很明显,用最真实的角度、 镜头和人物,来陈述一个小男孩如何步步成长,而他从小一再问自己和周遭父母、朋友的问题,「我只想作自己不行吗?」,最后还是留给观众用自己的人生来回答。

因为《西方正典》中文版的发行而在享有盛名的哈佛学者哈洛.卜伦,在他另一部鉅作《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篇中,以几近武断的口 吻写下「是经典在读你,不是你在读经典」,不管你是何许人物,在经典面前都无所遁形。丹麦王子的多面性格,几乎把我们内在最不为人知的幽暗处都映照出来 了。

或许也真是如此。记得是十八岁那年,很认真的把新潮文库编号一的《罗素回忆录》似懂非懂的吞了下去。自此之后,只要找得到、买到的「名着」就从不放过,总以为面对即将扑面而来的世界,唯有透过阅读才能将其捕捉、掌握,并与之周旋。

可如今再回顾,才知晓那其实是个寻找自己的过程。海明威、福克纳、川端康成、杜斯朶也夫斯基、卡缪等等笔下的人物,其所填满丰富的不仅是文学的胃 纳,也让无所知又想无所不知的青少年,多少更认识了自己。原以为浏览的是外在世界的地图,可真的找到的却是自己在地图上的位置和方向。

「韩流」为何泛滥,可以写上好几十本书来说其原委,不过韩国人热衷阅读经典文学绝对与其文化的勃兴有关。法国伽利略出版社的七星文库,堪称是全球首 屈一指的文学丛书,每册动辄两、三千页,用圣经纸印刷,很适合握在手上展读。而韩国人硬是把这套书盗印出来,用的是一般书纸,所以又厚又重,可是一点都浇 不熄他们对文学着迷的热情。一个民族的奋起总要靠点傻劲,把青春岁月花在啃读经典上,或许也是以蓄积目标引燃生命的火种。

点此阅读更多《青春共和国》文章

分享至:

相关阅读